翻页   夜间
笔趣阁 > 开局夺舍大长老 > 第152章 征召令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笔趣阁] https://www.gonb.org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  “右手,你在搞什么鬼?”

  陈星河正要和右手理论,心头不由得一跳,赶紧将三块灵器碎片取出来供应消耗。

  平常右手都是破坏武器,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,它居然一反常态制造武器。

  “你感受到黄泉世界觉得危机四伏,所以要不计代价帮我提升此剑?”

  “如果你能侵蚀灵器,我不介意毁掉储物戒中这一刀一剑。”

  虽然右手不会回答,但是陈星河每次发问,瞬息之间就能得到答案。

  “哦?现在还为时过早,你无法吞噬灵器那庞大灵性?所以最佳食物就是灵器碎片?”

  “能说说你究竟是什么吗?”

  “不知道?被雷霆炸傻了,炸失忆了?”

  “灵性可以帮你恢复认知,雷霆成为手中长鞭,金属可以重铸躯壳,而且我们正在成为一个整体,过程无法逆转?”

  陈星河投出许多问题,大部分问题无法得到答案。

  右手似乎也懵着,这种交流方式持续了一刻钟便消失了,就像病人好不容易清醒,交流途中再度昏迷,让人相当无语。

  慢慢的,右手赋予七尺长剑灵性,雷霆,金属。

  此剑像极了七尺玉具剑,看上去墩墩实实,厚重沉稳。

  剑刃之上环绕雷霆,乍眼一看好似实体重剑,实际上它是一团气。

  此剑匪夷所思,实则虚之,虚则实之,似乎可以在实体和虚无之间任意转换,并且具备一些灵器特质,非常强大。

  陈星河也知道这把剑非常之强,然而消耗也极端恐怖,三块灵器碎片分崩离析,此前积累的清气细丝一扫而空。

  没有办法,他不得不拿出一笔灵石求购法器碎片和灵器碎片,相信以汇天大集的客流量必有收获,这个时候留着碎片无用……

  一天后,鬼蛟终于醒了,陈星河还以为她会永远变成石头,想不到石皮开裂,从中走出一名灰白皮肤鬼婴。

  “多谢主人栽培。”

  “你将自己转化成纯粹鬼物了?”老实说陈星河有些不喜。

  “不,您看仔细。”鬼婴眉心睁开一只竖眼。

  “这是?”陈星河讶异道:“阴极生阳,这是一颗淡淡阳气汇聚而成法眼,鬼婴只是化蛹为蝶的蚕蛹,你准备舍弃一切将自己修成一颗眼珠子?”

  “是的,阴极生阳成就天鬼,以属下这等资质只能修炼出一颗不顶用法眼,希望可以由法眼成就天眼,再借由天眼将天鬼之身生出来。”

  听到此话,陈星河赞道:“好,总算没有白白浪费有穹丹和精卫草果,恭喜你找到了自己的道路。”

  “是,此乃莫大机缘,还望主人重新烙印侍神印,以除后患。”鬼蛟非常聪明,她知道陈星河投入这么大不会任由一只鬼物叛变的,所以与其等主人提及此事,还不如乖巧些主动提出。

  “有心了!”陈星河自然要重新烙印一次,只有在灵石充沛条件下,才能动用紫霄功催动一次侍神录,这让他想起了鬼王宗宗主那把古怪匕首。

  有没有可能奴役匕首之中那只鬼物?

  “对,在黄泉世界,条件允许肯定要试一试。”

  他转过几个心思,开始依靠紫霄功催动侍神录,投入大笔灵石之后凝聚出一个紫色符号烙入鬼蛟炼出的法眼中。

  只听“嗷”的一声惨叫,鬼蛟全身颤栗。

  过了好一会儿,她苦苦忍受下来,只觉得法眼朝着中心汇聚,凝练程度至少提升了三倍。

  “成了!有你守候方便许多,我给自己制定了一套修炼计划,首先便要服用精卫草果,希望增加一丝资质。”

  “是,鬼蛟誓死守卫主人。”

  陈星河居于一座三进宅院,石化之前通知农妇自己准备闭关一段时日,对于修士来说再正常不过。

  外间无人打扰,他取出寒玉床,叮嘱鬼蛟等待沙真真派人来拿,又叮嘱了一些事项这才入定。

  精卫草果夺天地造化之功,同时服用十一颗,其中的药力可想而知有多么强大。

  时间向后推移。

  鬼蛟从农妇那里得知,鬼王宗竟然解散了。

  鬼王宗宗主莫名其妙消失,宗内修士为了争夺镇宗灵器,杀得眼睛都红了,当外界几家邪道宗门介入,那件灵器不翼而飞。

  “鬼王宗竟然就这样崩溃了?”鬼蛟有些震惊,不过并未纠结此事,毕竟她不是鬼娇月,已经死过一次化作侍神。

  受到侍神印约束,她对陈星河忠诚不二,既是打手,又是家臣。

  如今她修成一颗法眼,其他手段尽皆清洗干净,战力非但没有提升多少,反而大幅度下降。

  还好屋前屋后插有阵旗,主持火鸦大阵还是可以做到的,而且因为法眼加成,控阵能力超乎寻常。

  就这样,十天一晃而过。

  出售阵盘引发的热度冷却下来,征召令不再遮遮掩掩,开始以明确指令下达。

  也正是这一天,莲峰寺众僧踏入汇天大集,口诵佛号一打听,有一个算一个全都面色发青。

  “征召令?”

  “各大宗门怎么可能同意这种东西出现?为什么要全力镇守西海岸,征召令上只说护岛大阵出现不稳迹象,真的是这样吗?”

  众僧打起小算盘,正在思考如何躲避征召,没有想到三位长老出现。

  从辈分最高的慧文,到伤势只恢复小半的白眉全都没个跑,勒令加入莲峰寺第一批征召名单。

  好嘛!大老远千辛万苦跑来,居然得到这么一个结果,众僧心里哭爹骂娘,气得嘴角直抽搐。

  然而胳膊拧不过大腿,除非他们判出师门,否则就得听从命令。

  莲峰寺山门也接到征召令,以抓阄方式决定人选。

  结果很快出笼,下院抽出二百人,上院抽出二十人,等待飞舟前来接人。

  很无奈,很不幸,华庭成了其中一员。

  他整天哭丧着脸,一边为远行做准备,一边期盼延明师兄能够尽快回来。

  “师兄啊!想不到这一别就是生离死别,呜呜呜,我都不能回家与孩子告别。”

  凡此种种,强行征召,多不胜数。

  华庭还算好的,给家族打下了良好基础,太多宗门弟子双眼发木登上飞舟前往西海岸,他们或许抱着希望,然而等待他们的情景已经超乎想象。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