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笔趣阁 > 开局夺舍大长老 > 第234章 切入昆吾山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笔趣阁] https://www.gonb.org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  “有灵石花不出去?”陈星河傻眼。

  “前辈,我们尽力了,您要的东西太过稀罕,汇天大集无法满足所需。”

  “好吧!我去集上转转。”

  “是,恭送前辈。”阁中修士松了口气,这位爷总算要离开了,现在他们就怕师叔回来,真若碰面是留还是送?怒涛海那边不好交代。

  陈星河抱着捡漏心态去个人摊位上转了一圈就知晓,罗浮岛那是真的贫瘠,很难养出灵粹。

  灵粹都难见,更不要说天材地宝了。

  至于传说中的天地奇珍,黄泉世界或许有,但首先你得有一兜子金币。

  站在街边观看汇天大集,发现此地多了许多凡俗之人。

  听他们说话谈吐就知道,对修士并不陌生,多半是来躲避战乱的。

  “此地已不适合我!”陈星河转身就走。

  虽说大集上有数十名筑基修士,然而他们属于罗浮岛。而陈星河每天所想,就是如何在黄泉世界更好的活下去,所以他属于黄泉世界。

  离开汇天大集,不到两个时辰就进入大顺疆域。

  陈星河回想昔日辛苦赶路,顿觉罗浮岛缩小数百倍。

  举个例子,他从西疆回到汇天大集仅花去三天时间,放在以前相当于从老家铁西村快马加鞭赶到郡府大兴城。

  如此一来,罗浮岛也就几个白源郡那么大,连大昌都不如,顿觉索然无趣!

  筑基之后,仍然吸引陈星河的地方只剩下那座地下城了,就连埋葬鬼物的小秘境都没有放在心上。

  沙家依然存在,毕竟沙真真已经在名义上成为莫府妾室,怒涛海还不至于向凡俗之人下手。

  不过沙家那位百岁炼气修士一夜暴毙,这就不知道是谁下的毒手了。

  陈星河直接遁向地下城,他刚刚出现,两道神识飞快扫来。

  “咦?此地暴露了?”

  心光遁法一转,陈星河已经来到封印昆吾山所在。

  此山连接地肺,曾经熔炼大量法器,天长日久产生了某种混乱灵性。

  上古修士竭尽全力镇压,最后虽然将昆吾山压入地下,却担心此山再次爆发,最后只好废弃此城,全部撤离。

  “你是沙百辰?你筑基了?”

  从远处走来一名筑基修士,现在怒涛海满世界搜寻沙百辰,自然不会放过沙家。

  根据严归真的出行路线,找到这处地下遗迹并不难。

  两名筑基修士负责监视沙家,他们对于地下城十分感兴趣,叫人调阅了大量文献,知道此地镇压着一座昆吾山,同时察觉到那座烛龙大殿有些邪门。

  谁知他们尚未勘探清楚,居然见到了目标沙百辰。

  本以为这是一次完美的守株待兔,结果靠近才知道兔子变成老虎了。

  陈星河调侃道:“道友来我沙家禁地怎么不通报一声?这里年久失修,需要有人引路。”

  “哼,刚刚筑基就如此嚣张,我怒涛海重视真传弟子,哪怕你已经筑基,仍然要押回去扒骨抽魂,熬练尸油点上天灯。”

  话音未落,这位怒涛海筑基修士已然取出一杆旗幡,挥手之间掀起狂浪。

  陈星河看了一眼,对旗幡类法器毫无兴趣,抬步走入昆吾山地界,脑海中立即刷出全新地图。

  “轰隆隆……”身后传来炸响,某种屏障挡住了怒涛海筑基修士一击。

  屏障外面黑咕隆咚,屏障内部一片火红,俨然走入奇异洞天。

  要不是地图刷得明白,陈星河差点儿就信了。

  哪有什么洞天?只是感官被扭曲放大,明明是一座打铁小山,却让人感到好像面对广阔世界。

  身后出现浪潮声,怒涛海修士杀了进来。

  陈星河微微一笑,有人代为分担压力,这样再好不过。

  他看都不看背后,心光遁法一念及远,身影闪烁之间已经站在一座倒塌多年炼炉前。

  “金属炼炉,希望符合右手胃口,能够尽快恢复过来。”

  右臂始终处于伤重难返状态,按照正常速度修养,没个十年八年养不回来。

  陈星河等不到那般年月,所以他打起昆吾山的鬼主意。根据沙家家主留言推断,可以将昆吾山往灵器上靠一靠。

  手掌撑住炉壁,没有任何反应。

  “不行吗?又或者只能去那些危险所在尝试?”

  陈星河看向山顶,正在思考要不要冒一次风险时,山脚下突然传来震动。

  另外那名筑基修士也进来了,二人联手向上突破,谁知感官颠倒扭曲之下,他们一头扎入沉积多年废水沟。

  那个酸爽哦!估计他们这会儿浑身上下都是怪味儿。

  偏偏废水沟中生有怪鱼,凶巴巴发起进攻,惹得二人在愤怒中爆发。

  陈星河真不是吹,投入那么多灵石“买下”观风使这个芝麻绿豆大的小官,那也不是白投的。

  咱会刷地图,熟知沟沟坎坎不算什么,主要可以看到危险分界线。

  结丹期以下所有风险在地图上无法遁形,结丹期以上风险则标识为浅红,朱红,深红。

  若非优势巨大,谁没事儿往人家上古修士封印之地乱闯?那不是嫌自己命太长吗?

  那两名怒涛海筑基修士觉得,小子你能进,我们肯定也能进,如果这样想就掉到坑里去了。

  有句话叫术业有专攻,真的是我行你不行,倔犟后果非常惨重。

  陈星河慢慢靠近危险边界,只见不远处一片火红,岩浆顺着池子流淌而出,“咕嘟咕嘟”冲入巨型铜鼎,隐有宝光绽放。

  这里就像一处自行运作的炼器工坊,好似正在打造一件了不起法器,如果头脑一发热跑过去收取,可以挥手说下辈子再见了。

  陈星河暗自摇头,这里不适合作为突破口,他迈步前往下处所在。

  就这样,在昆吾山苏醒之前,他走了十几个地方勘测,最终选了一处物料坊。

  前方陈列着数座巨大磨盘,还有犬牙交错投料口,原本是处理矿石原料的地方,现在呈现出妖异,好多散落在地矿石五光十色,看上去就像奇珍异宝。

  陈星河看都不看地面,直接遁向一块丑陋黑石。

  他疾速靠近后将巴掌贴了上去,右手当即生出细细密密龟背纹,宛如一座座微缩绞盘,借由眼前这块五尺高黑石钓取灵机。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