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笔趣阁 > 重生霸道嫡女 > 第123章 东浙出事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笔趣阁] https://www.gonb.org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苏意看着她的眼睛忽然像利剑一样放出寒光来,他问道:“你在诅咒谁呢?”

  瑾宁慢慢地收回眸光,“我家老头。”

  “嗯,该诅咒!”苏意又看着书,“行了,回去吧。”

  瑾宁跳起来,挤在他身边坐着,“不对,你最近怎么老是赶我走?”

  苏意放下书,看着她,笑了一下伸手揉揉她的额发,“不是赶你走,只是如今外头传得实在难听,你避嫌一下。”

  瑾宁没想到是因为这个,怔了半响,“您的意思是您怕别人说咱?”

  他苏意,会怕旁人说三道四?

  苏意笑了,“当然怕,以后师父便找不到媳妇了。”

  “你还想找媳妇?”瑾宁瞪着他。

  “不能够吗?”

  “你是……”瑾宁败下阵来,“能够。”

  她站起来,“好嘞,那我走了,不妨碍您找媳妇。”

  她大步地走了出去,心里揪痛揪痛的,眼底也升起了雾气。

  陈瑾宁,你这辈子真是走了狗屎运的。

  你有什么资格只报仇?你还得好好报答疼爱你的人。

  苏意此生,天不怕地不怕,行事桀骜霸道,外头的人都叫他南监魔头。

  但是,为了她的名声,为了她以后的婚事,他千方百计避忌着。

  苏意在她走后,轻轻叹气。

  世俗便是如此,他苏意可以逆天而活,可她不行,他舍不得。

  女子都要嫁人,寻一门好亲事,才是正经事。

  他不想如此肤浅,可不得不肤浅,他树大招风,树敌太多,保不了她一辈子。

  若他有本事保他一辈子,那便任由她折腾,她喜欢怎么活,他便让她怎么活。

  可他不行。

  今日他是显赫的九千岁,明日,他便可能沦为阶下囚,脑袋都未必能保住。

  他重新拿起了书,只见有人快速进来,拱手禀报:“苏大人,东浙来信。”

  “快!”苏意丢下书,连忙道。

  那人呈上,苏意打发他出去,然后展开信,脸色大变!

  片刻,他把信放在袖袋里,走出去,道:“备马,本座要入宫。”

  苏意带着两名随从,策马入宫,求见皇上。

  御书房里,内侍监把信呈递给皇上。

  皇上看了一下,面容沉着,“此事先压住,你带人去一趟东浙,见不到尸体,不发丧。”

  “臣遵旨!”苏意领命而去。

  苏意出宫之后,便直接去了国公府。

  瑾宁是刚回来不久,便听得师父来。

  她诧异地走出去,“我刚回来没多久,您怎么就来了?”

  “为师要出一趟公差,估计有一个月左右才回来,师父不在京中的日子,你若有事,去找公主和靖国候夫人,她们会帮你。”苏意叮嘱道。

  “去哪里出公差?”瑾宁知道他这些年一直在外替皇上办事,也没太在意,只是随便问了个地方。

  “东浙!”苏意道。

  瑾宁一怔,“东浙?”

  “嗯,为师马上就走,还得回府整装,你好好的,别惹事。”苏意叮嘱道。

  “我知道了,您一路小心。”瑾宁有些心绪不宁起来。

  今天她才去过总领府,师父也没说要出公差的事情,可见那时候还没定下来,是她走了之后才发生的事情。

  她想起她走的时候,似乎看到有人快步进去,那人风尘仆仆,且门口栓了一匹马,是驿站的马,可见此人是送信的,曾在驿站换过马匹。

  东浙,东浙!

  瑾宁想起前生,在她嫁入侯府的那年十一月,东浙王起事,声势浩大,武器装备十分精锐,起事的时候两万余人,到后来发展到五万多人。

  而因为东浙距离京城不远,所以,直接威胁到京城。

  当年负责剿叛军的是萧侯,萧侯是出了名的速战速决,但是,也足足用了一年半的时间,才把叛军全部歼灭。

  推算一下,东浙应该就是在今年十一月起事,距离如今也不过是三四个月,师父这个时候去东浙,莫非,是东浙王提前起事?

  但是,如果提前起事,那出征的应该是萧侯才是。

  瑾宁心头很乱,想起今生很多事情都和前生有所差别,例如,本不该是靖廷去粤的,但是他去了。

  “县主,您怎么了?”钱嬷嬷见她目送了苏意的背影,一直到苏意人都见不到了她还在出神,便问道。

  “我心里有些不安。”瑾宁忧心忡忡地道。

  “担心苏大人?”钱嬷嬷笑了,“苏大人这些年一直在外,早就习惯了,放心吧,无人能伤害他的。”

  瑾宁想想也觉得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。

  翌日,陈梁晖来到了梨花院。

  “明天我便得去翰林院报到了,但是这事,还没跟祖母和父亲说。”陈梁晖心事重重地道。

  “开不了口?”瑾宁问道。

  “倒不是,只是不知道如何开这个口。”陈梁晖笑了笑,“也算是开不了口吧。”

  瑾宁鼓励道:“去说吧,总不能把你吃了。”

  “我想先去找父……大伯谈谈。”

  瑾宁道:“也成,他是过来人,或许能给你一个好的建议。”

  “若是……”陈梁晖心里也有包袱,“若是连他都不支持,那估计我在府中就彻底成为大家的眼中钉了。”

  “我一直都是府中的眼中钉,但是我活得很快活。”

  陈梁晖笑了,“你不是我的眼中钉,你是我的恩人。”

  瑾宁笑道:“好,等你收了俸禄,请我吃顿好的。”

  “我收了俸禄,都给你。”陈梁晖温柔地道。

  “都给我做什么?你自己留着以后娶媳妇。”瑾宁打趣,“你的婚事,也得要抓紧了。”

  陈梁晖脸色涨红,“不着急。”

  “你是该讨媳妇了,你是府中的老大,就连我都差点定亲了,若不是被退亲,我都快成亲了。”瑾宁说。

  陈梁晖听得她自动说起退亲的事情,便道:“退婚一事,你别难过,我都听说了,错不在你,李良晟欺人太甚,长孙嫣儿也太……过分。”

  其实他想说太不要脸,但是,这些话,他说出来都觉得不要脸。

  瑾宁微笑,“我不难过,李良晟配不起我。”

  陈梁晖吃惊地看着她,然后笑了,“若是被旁人听了这话,又得说你狂妄了,竟说人家江宁侯世子配不上你。”

  “我不是狂妄,我说事实而已,而且这和门第无关,和人品有关,若人品好,便是棺材孤儿,我也上赶着。”瑾宁淡淡地道。

  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